博觉广告策划

咨询电话

0571-88309637

博觉十年

“狙击号贩子” 解决“看病难”——《卓健掌上医院MG动画案例回顾》

时间:2017-05-04

blob.pn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6年1月29日,一白衣姑娘在医院怒斥号贩子、医院和保安的视频在网上热烈传播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在视频中,白衣姑娘说她来北京看病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她等一天都没挂到号,说到激动处,还有人给她递水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“你们就这么欺负人?”姑娘满脸怒容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“300块钱的号,他要4500,我的天哪!这大北京,如果今天我回家死道上了,那这社会真没希望了。这是北京,首都啊!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白衣姑娘悲愤无助的声音,令人悲伤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就医难,看病难这个问题,以一种绝望而悲凉的状态,再次进入到大众视野里。

微信图片_20170504142458.pn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号贩子的存在,让本就紧张的医疗资源,一下子迈入了奢侈品的行列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他们长期以炒卖医院的专家号为生,垄断一些医院的专家号,哄抬价格,更有甚者还在医院周边拉帮结派,收取保护费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号贩子通常成群结队在号源紧缺的大医院内做倒号生意,或雇人整夜排队,或通过网络等渠道先占有号源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据了解,一个号贩子能在两月内去各大医院抢700多张专家号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他们将十几元一张的普通专家号以200至数千元不等的价格倒手给患者及家属,从中赚取上万元的利润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号贩子拿到手的钱,没有一分不沾染着患者们的血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这种肮脏龌龊的赚钱手段,令人发指。

blob.pn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现在中国,医疗资源分配极不均匀。优质的仪器和医生通常集中在一线城市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偏僻乡村通常极度缺乏医疗设备和优质的医生,导致患者在面临重大疾病时,大量涌入一线城市的大医院里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大医院里每天都是人满为患,很多人排上一整天队都无法挂上号,无奈之下,不得不从号贩子手上买号,而这一现象,又与号贩子大量屯号密不可分,一条丑陋的产业链就此循环下去。


微信图片_20170504142828.pn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不少外地患者不惜千里迢迢赶去一线城市,只为治好身上的疑难杂症,比如这位白衣姑娘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然而当患者到了医院门口才发现,拦在他们面前的不仅仅是病魔,而且还有号贩子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号贩子的出现无疑让“就医难,看病难”的问题上雪上加霜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大型医院的号甚至能被倒卖出10倍以上的价钱,无法不令患者感到绝望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患者们的愿望如此渺小,他们仅仅是希望获得健康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然而残酷的现实却令他们望而却步,因为获得健康的代价实在过于沉重。

blob.pn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“就医难,看病难”的问题不仅仅集中在号贩子遍地的大型医院里,也集中在儿童医院中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日前在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的记者会上,全国政协委员、卫生部原副部长黄洁夫说出了这样一番话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女儿带我外孙去儿童医院看病,用了4个小时也挂不上号,我女儿都哭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女儿迫不得已,对院长说出我的名字,才被照顾挂上了号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黄洁夫的坦诚令人赞赏,但他所反映的事实却令人深思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对普通的夫妇,一对无权无势的夫妇,他们要如何守护自己的孩子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孩子身体娇贵,在空气污染严重的城市里很容易被病魔缠上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然而,当孩子被病魔折磨得痛苦不已时,父母却无法挂上号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这种无助,谁能看到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这种悲伤,如何解决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孩子是家庭的希望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之所以三鹿奶粉事件和疫苗事件引起社会上的强大震动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都是因为他们的受害者是无辜的孩子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“就医难,看病难”的问题发生在普通成年人身上时,我们尚且难以承受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当这一现象蔓延到孩子身上时,对于一个家庭,几乎是灭顶之灾。

blob.pn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在儿童医院里,我们很容易就找到像管德一家的就医者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四处可见坐满了人的长椅,早早来排队的家长已经困得不行,却也只能坐在椅子上轮流打盹,间或传来几声孩子的哭闹,困顿的家长们又重新打起精神来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管德也是其中一员,他花了三个月的时间,通过朋友帮忙,才挂到在北京给儿子看病的号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即便做好了所有心理准备,当他和妻儿第一次站在人潮汹涌的北京儿童医院门诊大厅时,一种大城市的陌生感和对死亡疾病的恐惧依然袭击了他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管德手里紧握着从老家带来的袋子,里面装着够在北京吃三天的干粮,这或多或少给了他一些安全感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地上放着他买来应付十多个小时火车行程的小马扎。儿子管明穿着哥哥穿剩下比自己大好几圈的衣服,用手默默的给眼睛里噙满泪水的母亲按摩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在漫长的五个小时后,管德才听到了医生叫自己的号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在叫号之前,这段漫长的求医及等待历程,心酸有谁可知?

blob.png

blob.pn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“就医难,看病难”,已经成为了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它时刻威胁着下一代,以及家人们的生命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,是社会上不少有志之士共同思考的问题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大家都希望能寻找出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法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不但提高患者们的就医效率,解决就医难题,并且能规范医疗市场和挂号规则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基于对社会问题的思考以及无可推卸的责任感,大博觉在13年做出这样一套关于智慧医疗的片子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这套片子用诙谐有趣的手法介绍了“掌上医院”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通过手机下载掌上医院客户端,就能完成自助挂号,预约问诊等业务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不但免去了排长队和东奔西跑挂不对号的麻烦,也为杜绝号贩子出了一份力。

blob.pn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大博觉希望通过这个片子,将方便快捷的掌上医院普及给大家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用掌上医院高效、规范的方式预约挂号,不仅仅能帮助患者免去不少麻烦,也是帮助医生更合理的分配时间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大博觉希望通过制作这套片子,就“就医难,看病难”这个问题交出自己的答卷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为大家营造一个规范的医疗环境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为四处求医的患者们贡献出力所能及的力量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这几年科技迅猛发展,这套智慧医疗系统已经在我们的生活中运用起来,偶尔去医院预约挂号,想到我们也曾经为这套系统的发展做出过一些贡献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当时合作的宣传片,帮助掌上医院被评为中国创业大赛第九名,也是有点小骄傲啊。

blob.pn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博觉是幸运的,能与这样的人一起合作,服务于广大民众,由衷希望,有朝一日,就医难看病难这个问题能够彻底解决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让号贩子们失去生存的土壤,让看病就医变得更加规范化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让我们为更美好的明天,携手努力。


返回